br18g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山村小神農 郭半仙-第五百五十四章看望劉詠春閲讀-9f3tg

山村小神農
小說推薦山村小神農山村小神农
何常在和司夏在老宅床上一番云雨之后,穿衣便要离去。
司夏伸手拉住何常在,目光幽怨的看向他,说道:
“得了便宜就走呀!”
何常在盯着司夏,一脸正色道:
亿万婚约请签字
“我得去看看咏春,好久没去找她了!”
何常在一把扒拉开司夏的手,转身朝屋外走去。
司夏想起刚才的疯狂,面色微微一红,她望着何常在离去的背影,冷哼一声。
“渣男,气死本姑娘了!”
……
何常在开车到了县城刘咏春所住别墅外,下车,走进了她的房间之中。
刘咏春见到何常在过来,眉头微皱,埋怨道:
“你还知道过来呀,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何常在走到刘咏春身边,伸手轻轻捏了一把她的俏脸,说道:
“我就是忘了我老妈,也不可能忘了你呀!”
这时,王佩正端着一锅炖排骨走了进来,她板着脸道:
“儿子,你说啥呢,我白养你这么大了!”
何常在回头,看向王佩,面露尴尬之色道:“老妈,我这不是哄咏春开心的吗!”
刘咏春见此情景,不由噗嗤一笑,“何常在,你点也真够背的呀!”
王佩踱步走到刘咏春身边,说道:
“儿媳妇,喝排骨汤,毕竟肚子里有俩小孩呢,得多补充营养!”
刘咏春摇了摇头,说道:“妈,不喝了,你看我都胖了一圈了,现在什么都不想吃!”
我的时空抽奖系统 本非凡人
“那你和常在聊会天,我出去了!”
王佩悻悻一笑,端着排骨汤离去了。
何常在坐在刘咏春身边,说道:
“咏春,我发现你现在比以前温柔了许多呀!”
刘咏春微微一笑。
“不温柔不行呀,肚子可有两个宝贝疙瘩,我怕生气了对他们不好呀”
何常在说道:“走吧,我带你出去转转,散散心,老是呆在屋里也不好!”
刘咏春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一切都听你的……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好吗!”
“没问题!”
何常在说了一句,和刘咏春出了别墅,开车带她到县城的活动广场停了下来。
两人下车之后,站在车旁看风景。
刘咏春说道:“常在,你说小孩子生下来是不是特别小呀!”
何常在掏出一根烟,点燃深深抽了一口,笑道:
“那是肯定的呀……而且你肚子里怀的还是龙凤胎,到时候两个小家伙肯定天天黏着你呀!”
刘咏春抿了抿嘴唇,一脸认真道:
“等我生了孩子,你可得陪在我身边呀,这两个小家伙,我一人还真侍弄不过来!”
何常在伸手抓住刘咏春的手,说道:
“放心吧,我很喜欢小孩,到时候就是你撵我走,我都不想走呀!”
……
这时,广场中,坐在垃圾桶旁边一胖一瘦两个男子注意到了何常在和刘咏春。
两人小声嘀咕了起来。
“周青,你看那小娘们,长得多水灵,真招人待见呀!”
神 工 任 怨
“麻五,你看人家男人,开的可是兰博基尼毒药,人长得又帅,两人呆在一起,这才叫郎才女貌,你就别惦记人家了,别忘了我们身上可都是有案子在身的!”
“诶,现在社会资源已经差不多沉淀下来了,阶级已经固化了,像我们这样的人,只可能一时富贵,是不可能飞黄腾达的!”
“麻五,别想这有的没的了,还是想想我们今天晚上去哪一个网吧凑合一晚上吧!”
“周青,常言道,富贵险中求,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整天开宝箱,每天晚上发愁没地方住的日子了,要不咱们再抢一把吧……这小子是开兰博基尼毒药的,我们只要能抢他一两百万,然后跑路去云贵川的大山深处,一人找一个水灵灵的老婆,生活岂不是美滋滋!”
“麻五,这里可是广场,周围这么多人呢,还有监控,一旦暴露,我们可就完了,现在我们虽然在逃亡,但还有自由,要是进了苦窑,那可就一点自由也没有了呀!”
“周青,我就问你干不干,你若是不干,我一个人干!”
“麻五,你这是在玩火,你怎么可能同时制住两人呢!”
“那你陪我一起去,反正贱命一条,也没啥可怕的!”
“这个……好吧,我陪你去!”
两人说好之后,从原地站起身来,缓步朝何常在和刘咏春走了过去。
何常在能做到秋风未动蝉先觉,自然听到了周青和麻五所说的话。
他用余光瞥了一眼两人,淡然一笑,从兜里摸出两根金针。
另类无限 烈日吹冰
等周青和麻五走近之后,何常在曲指弹出两根金针,分别扎在了两人的脖子之上,他们便一动不动了。
何常在拉着刘咏春走到两人身边,笑道:“你们两个鼠辈,竟然敢把主意打在我和咏春身上了,真是胆子不小呀!”
周青和麻五感到脖子上扎着一根针,然后自己一动都不能动了,均是面露骇然之色,心想这回算是完了。
何常在掐指一算,说道:
“你们两个是抢劫,并杀害了一个小姑娘,逃到这里的吧!”
刘咏春听到这话,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看向周青和麻五,神色之中很是忌惮。
周青看向何常在,面露震惊之色,嘴唇颤抖道:
“这事……你怎么知道,你该不会是条子吧!”
何常在淡然笑道:“我不是条子,而是算命先生,今天你们栽在我身上了,算你们两个倒霉,我今天也算是除暴安良,做了一件好事!”
麻五看着何常在,神色惶恐,说道:“大师,你厉害,我和这兄弟周青只是一时糊涂走错了路,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可不想蹲苦窑呀!”
离婚时代:谎言背后的真相
何常在俨然道:“我若是没点本事,恐怕和咏春就要落在你们手上,凶多吉少了!”
周青开口道:“不会,我们只求财,上次是那个小姑娘吵吵着非要报警,我和麻五迫不得已这才把她弄死的!”
何常在再次从兜里掏出三根金针,分别在两人头顶扎了一针,令他们失忆之后。
他收了两人脖子上的针,和手中金针一同放进兜里,和刘咏春上了车。
何常在打电话报警之后,开车带着刘咏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