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p46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283章 你這樣說話很綠茶哎-iwxe1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众所周知,自古以来,无论是皇帝还是领导,最擅长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站在宏观角度发表意见,也就是发表模棱两可的一件,具体行动和操作,让手下的人猜着去办。
很好,这就体现出水平来了,底下的人无论猜得对猜不对,在这种时候已经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关键在于,如果你干好了,领导脸上有光,那就是领导的指令下的好;但你要是事儿给办黄了,那你就是咎由自取,理解错了领导的意思,是要受到惩罚的。
在这一类人之中,某电视剧里的嘉靖皇帝,是最擅长这一套的,让手下人去干自己想干但是又不好意思的坏事儿然后自己来当好人这种事儿,是最能让他享受到快感的。
原來妳也會拋棄我 寒梔軒
想来大学虽然不是什么纯粹的权力机构,但是至少也算半个社会了,居然也如此官僚化,风气乌烟瘴气到了这种程度,能够在学生会里混到这种程度并且擅长这一套的书记,那想来,履历很是丰富啊。
白昊眯了眯眼睛,既然是个这么社会的小妮子,那就好办了,对付戏精的最好办法,那就是比她还要戏精!
“唉,”白昊叹了口气,左右为难地说,“我……其实不是,是我自己摔倒了,这把剑真的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没有被什么人打,老大,你就不要为难金凯哥他们了。”
这招,叫欲擒故纵。
“老大?”唐姳有些疑惑地说,随即眼神中划过一丝了然,“我知道了,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个说法的,学生会长你认识吗?”
“啊?学生会长?”白昊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认识啊,我才刚入学呢,学姐你也知道啊,就认识你一个书记,会长什么的,还没有来得及见到呢。”
“他们说的那个老大,其实就是学生会的会长林浩,你以后肯定会认识他的,”唐姳伸出手,“那这样好了,既然我也算是拿了你一把剑,本来就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才一直在这里蹲你蹲到半夜的,不如作为补偿,你加入我们学生会吧?”
古卷传说
啥啥啥?白昊感觉脑瓜子嗡嗡的信息量太多一下给她都吐出来了,有点接受不了。
这个什么学生会长林浩,唐姳说他才是那个胖子他们口中说的老大?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确实是差点闹成乌龙,不过也不能一下就盖棺定论。
至于堂堂校学生会的漂亮书记,为了一个新生手里拿着的剑,你说一路跟踪也就算了,你偷到手就该走了吧?居然还承认自己拿了剑以后还为了蹲自己蹲到大半夜?妹妹你是不是有些太痴女了?
最后这个加入学生会的话……性感学姐深夜邀请加入学生会,如果是在某些不可描述的小网站上面的小文章里,那可就有意思了。
别想多,我说的只是17k而已。
总之,就是画面感很强,但是遇到这种事情,往往都还得考虑考虑,万一其他的社团里面也有更漂亮的姐姐妹妹呢?很有道理是吧,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学校的社团联合会也没有规定说,只能加入一个社团。
咳,大学社团可不就是为了泡妞去的嘛!
“这个,我恐怕还得再考虑一下,毕竟这才只是第一天,对吧?”白昊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却已经摸上了唐姳柔若无骨的芊芊素手,很是不客气的还在手上捏了两下,滑滑腻腻的,“就算是递交投诚表,也至少得去照相馆拍张照片,洗出来贴上去再填写入团申请书,不是吗?”
唐姳微笑着将自己的右手抽了回来,并且顺手从身上抽出了一张纸巾,擦了下左手,在月光下,白昊居然看见她擦下来了一手黑乎乎的油!
白昊有些怀疑人生了,看了下自己的手,不禁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自己的手真的有这么脏这么油腻吗?
接着,在擦干净之后,唐姳手里捏着那张纸,白昊以为她要丢到垃圾桶去,可是电光火石之间,那团擦光了油污的纸居然燃烧了起来!
黑夜之中,火光在小树林中升腾而起,像是墓林之中幽幽的鬼火一般,场面有些诡异。
醫修
白昊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这……居然是个会变戏法的?
“这是,怎么办到的?”白昊不可思议地说,“好厉害,你刚才都没有用打火机。”
“很简单,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是你想不到的,加入学生会的话,世界会慢慢地对你揭开纱帘,我做你的入会推荐人,如何?”唐姳歪着脑袋看着他,长长的头发从肩膀上滑落下来,显得有些反差萌的可爱。
金缕甲-秋水寒
好家伙,就,挺突然的,要不说人家好歹也是当领导的呢,这公关的水平不是盖的。
“好啊,我可以加入学生会,不过学姐你应该也不是一般人吧,单凭你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对我表露你的火系能力和你手上的那枚空间戒指,就表示你完全是有恃无恐,恐怕学生会,也不仅仅只是个单纯的学生组织,要么就是你们除了学生会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办特殊事务的组织,”白昊问道,“我猜得对吗?”
“呵呵,想多了,不过我也答应你了,你想知道这些事情的话,只要你肯加入学生会,我都能够告诉你,”唐姳这一番推拉做的滴水不漏,“看你的选择了。”
还真是厉害啊,怎么着都不肯泄露一点点,这女人要是假矜持起来啊,那就跟KTV里的公主一样,拒绝到你怀疑……咳咳,歪了歪了,跑题了。
白昊还想最后努力一下,“那今晚这把剑,就算是要不回来了咯?”
轉角遇見妳
“喂,不是吧,学弟,”说着,唐姳很是生硬夸张地笑了一声,还摸了摸他的头,“送女孩子的礼物怎么能要回去呢,这样容易找不到女朋友的哦,不如,这样吧,学姐跟你加个微信,就算给你个机会算是福利,怎么样?”
“学姐,”白昊说,“你这样说话很绿茶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