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hmb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當醫生開了外掛討論-第三百六十四章 反常的哥哥展示-xbgn3

當醫生開了外掛
小說推薦當醫生開了外掛
李梦晨看着那木栅栏里面的那一大一小的两头牛,那双大眼冒着星星的道:“刘浩,你知道吗?我好想上前去摸摸啊,对了,刘浩,听说,这牛干起农活来,非常的厉害,是吗?”
听到李梦晨的话后,刘浩也是哈哈的笑着点了下头:“对,但是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我小的时候,干农活还是用牛来犁地的,但是现在都是改用机械化了,不论是时间还是速度都是超快的!”
听到刘浩的话,李梦晨则是一脸的疑惑:“哦?是这样的吗?但是我在电视上看那些个明星都是用牛来进行犁地的。”
听到李梦晨的话,刘浩直接开口了:“电视上的那些节目都是假的,都是为了吸引收视率故意那么做的,现在乡下已经没有人用牛在进行犁地了,都是机器了!现在的牛都是如眼前的这样,都是这么呆着了。”
听到刘浩的话,李梦晨也是一脸的疑惑了:“牛就是来干农活的啊,可现在农活都让机器来干了,那么乡下的人还养牛做什么呢?”
天劍絕刀
刘浩听了直接开口:“当然是卖钱了。现在买一头小牛犊子只需要花两千元左右,然后在将这头小牛犊子养大后在卖掉的话,那就能卖好几万了。有了这些钱,乡下的人就可以补贴家用了。生活也就宽裕一些!”
听到刘浩的话,李梦晨也是点了下头,就在二人准备在继续走的时候,刘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刘浩伸手将裤兜里的手机拿出来后,一看是周艳打过来的,然后看着李梦晨:“周姐打来的电话,应该是她那边已经收拾好了!”
看了一眼刘浩的手机来电,李梦晨也是点头:“那咱们赶紧往回走吧!”
刘浩点了下头,就接通了电话:“周姐,我和梦晨正在往回走呢。”
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
手机那边的周艳听到刘浩的话后,也点头:“行!你和梦晨回来吧,刚才一直在忙我妈的事情,忘了告诉你了,我哥的肚子也有些痛!看样子还痛的不轻,你也回来看看吧。”
听到周艳的话后,刘浩也是微微一愣,随后便点了下头:“好的,周姐!”在挂断电话后,刘浩就拉着李梦晨的小手开始往回走。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 十六月
怎么说呢?对于周艳的哥哥,刘浩的印象是非常的不好的,一个大男人还靠自己的妹妹来养活,不仅不好意思,还非常理直气壮的开口教训人;在加上上次来的时候还与周艳的哥哥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但不管怎样,毕竟他是周艳的哥哥。
再者,自己也是一名医生,医生的本职就是医治病人的,所以,此刻的刘浩拉着李梦晨加快了回去的脚步。
异世为僧
跟在刘浩身旁的李梦晨也是开口问着:“刘浩,是不是周姐那里又有什么事情了啊?”
听到李梦晨的问话,刘浩开口说道:“刚才周姐在手机上说,他的哥哥好像也出了一些状况,真是怪了,在咱们来的时候,看着周姐的哥哥没有什么事情,现在怎么又突然出了状况了呢?”
听到刘浩的话,李梦晨突然开口:“刘浩,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来了,在咱们来的时候,我看到周姐的哥哥的脸色有些不太好。”
听到李梦晨的话后,刘浩也就没有吱声,因为自刘浩来到此一直到现在,刘浩都一直没有正眼看过周艳的哥哥呢,现在刘浩在听到李梦晨这么一说的话,刘浩好像也是发现了周艳的哥哥今天比起上次来安生了许多。
刘浩想了想,才开口道:“不管怎样,咱们回去了,看看再说吧。”
当刘浩和李梦晨回去后,周艳的哥哥此刻正在床上躺着呢,此刻的周艳的哥哥正一脸痛苦的捂着他的肚子,正一脸焦急不知所措的周艳在看到回来的刘浩和李梦晨后,就忙闪到了一边儿,给刘浩让开了位置。
来到床前的刘浩在看到躺在床上的周艳的哥哥情况时,让刘浩突然想到了他的第一个小病人,那个小病人还是自己刚刚来急诊科的时候,跟随着李自强主任第一次外出接诊任务时碰到的那个小孩子,那个小孩子患的是急性阑尾炎。
风吹过的夏季
蜀山剑侠新传 还珠楼主
傲世修神诀 下雨五月天
就在刘浩看着周艳哥哥你一脸痛苦的时候,一旁的周艳开口了:“刘浩,你看我哥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方才我来取蜡烛时,就看到我哥今天有些不对劲儿,那会儿问了一句,我哥还说可能是吃坏东西了,没事的,没想到现在突然这么重了。”
听到周艳的话后,刘浩只是点了下头,然后对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一脸痛苦的周艳的哥哥开口说了一句:“先忍忍啊,现在将身体躺正,我来看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待周艳的哥哥将身体躺正好,刘浩就伸手将周艳的哥哥那捂着他肚子的双手给拿了开来,然后学着先前李自强主任给那个小男孩诊断时的样子用适中的力气开始在周艳哥哥的阑尾位置按了两下,刘浩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怀疑,周艳的哥哥是不是得了阑尾炎,所以刘浩在按了两下后,就开始问周艳的哥哥了。
“我问你,现在我按你的这个位置,你感觉痛不痛啊?是不是你感到很痛的位置?”
婚后危机
此刻躺在床上的周艳的哥哥因为疼痛的原因闭着眼睛一脸的难受,也根本顾不得开口说话,所以在听到刘浩的问话后,他只是摇了下头。
幽冥眼之鬼王出山
看到周艳的哥哥摇头,刘浩明白了,那自己所按的这个位置不是周艳哥哥所疼的地方,于是就又将自己的手移到了胆囊的位置,然后又按了一下,同时开口问道:“那这个地方呢?是不是你感到疼痛的位置呢?”
躺在病床上的周艳的哥哥,在听到刘浩的问话后,再一次通过摇头的方式来回答刘浩,现在他所按的位置也不是他所疼的地方。
看到周艳的哥哥的摇头,刘浩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随后就又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周艳哥哥的胰腺的位置,然后又按了下,可结果也是一样,周艳的哥哥再次摇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