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8mm9精品玄幻小說 重生之鉅變 起點-第1158章 看你還不死熱推-srq5e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陈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冷少太無情:虐戀失憶前妻 天街壹號
只见胡铭晨和方国平拍了拍手,他的十个人就被放倒在地上了,虽说一个个看起来没有多么严重,起码生命危险是可以排除的,但是,基本上算是失去了再战的能力,就算个别的也还可以站得起来,但是这个时候,除非是傻子,站起来干嘛?找虐呢。所以,聪明的做法,那就是不管是不是真的失去战斗力,皆或躺或坐在地上哼哼唧唧。
那个方国平则是老老实实的站靠着墙,双脚不停的颤抖,生怕胡铭晨和方国平收拾了这些人之后,再拿他出气。
相比之下,宋开华刚刚挨的耳光算是轻的呢,他心里面此刻也感到庆幸。
“陈总,这不怪我,是你下面的人太不懂事,想搞非法拘禁,我们算是正当防卫。”胡铭晨朝陈强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带着方国平大摇大摆的走了。
胡铭晨和方国平刚走到四楼,就听到头顶上“砰”的一声,想必刚刚放在方国平面前的那个精致水杯现在已经化成了齑粉。
“废物,废物,一个个都特码是废物,两个人都干不过,要你们还用何用?”“砰”声过后,紧接着就是陈强那歇斯底里的怒吼。
说起来,陈强也不能完全怪下面的这些人,因为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用武力留下胡铭晨的方国平,也正因为如此,虽说人说不算少了,但是他们手里面并没有任何的武器,就算是打起来的时候,也是胡铭晨和方国平主动,他们完全就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胡铭晨也清楚这一点,他相信陈强不会在他的河边煤矿里面对自己乱来的,否则,他保准脱不了干系。
而吃准了这一点之后,胡铭晨才和方国平打将出去。陈强原本就是只想给胡铭晨一个下马威,哪知道,到头来,却是自己的面子丢了一地。
“我们这一打,算是撕破脸了吧?”上了车,方国平说了一句。
“本来就撕破脸了,今天过来,就是看他识不识趣,结果和我预想的差不多,有些人,不狠狠的打击一下,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是谁。”胡铭晨从杂物箱里面拿了两块创可贴粘在自己的手上。
刚才也不知道是打到了谁的牙齿,搞得胡铭晨的拳头被划破了两个口子。
“也幸好他们就只有那么点人,看起来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准备,要不然,我们想离开,还真的是不容易呢。”方国平看了胡铭晨的手一眼,没当多大回事,发动车子道。
“他其实就没打算在他的煤矿里面与我们对决,就算要对付我,也会选另外的地方。”胡铭晨向车背后看了河边煤矿的办公楼一眼道。
“现在已经闹成了这样,看他的暴怒,估计很快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报复性动作来,我们要很小心才是。”方国平一边开车一边道。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最好的防范就是进攻,我不会给他那个机会的,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我的家人。”胡铭晨从扶手箱里面拿出一包中华来拆开,抽出一支来点上,目光冷峻的看着车窗外那被煤灰弄得乌黑的树叶道。
胡铭晨很少在方国平的面前抽烟,或者说胡铭晨根本就很少抽烟,不过现在,他似乎需要香烟的尼古丁来麻醉一下他的情绪。
星辰下,妳我的約定 遺失de珍淚
“你说庞朴他们会有收获吗?要是那边搞不定怎么办?”看到胡铭晨点起了烟,方国平什么都没有说,就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会的,陈强这个人,我了解。”胡铭晨很笃定的道。
穿越星辰千裏緣
实际上这辈子胡铭晨与陈强就没怎么打过交道,可是加上前世的记忆,胡铭晨对陈强的确有一个大致的直观了解。
别看陈强搞了一个河边煤矿,可是,他发家的原始资本并不干净,不仅如此,就算是现在煤矿已经能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了,他以前赚钱的那条路并没有被他收起来斩断。
超級擺陣系統 天傾月銘
回到家之后,胡铭晨就躲进自己的书房里面不停的打电话,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么他家与陈强只见就不会再有任何调和的余地,两方之间,只能有一方安稳的生存下去。为此,胡铭晨当然要做出一些列的部署和安排。
方国平被胡铭晨放出去紧盯着陈强那边的一举一动,而为了不节外生枝,在家的这两天,胡铭晨都以各种理由阻止家人的外出,在陈强没有被摆平之前,不得不小心,以免阴沟里翻船。
对于自己同方国平去找了陈强的事情,胡铭晨回家之后对谁也没有说,他不希望家里面,尤其是刚出院的江玉彩担心。
这两天,陈强表现出很隐忍的一面,并没有鲁莽的对胡铭晨家做什么,看似陈强忍气吞声了,感觉事情结束了,只不过胡铭晨晓得,那都是表象而已,从外面反馈回来的信息,这家伙正在积蓄力量。
那天胡铭晨和方国平在河边煤矿露了那一手之后,陈强的确有被镇住。他明白一点,单凭手边的这点力量,无法对胡铭晨家造成什么伤害,所以,一定要累积一股强大的力量之后,才能对胡铭晨家采取强而有力的反击。
神秘医女不为妃
醜女要升仙
这天,陈强正在自己的家里面接待几个从乌西省那边来的朋友,这四个人是他老早以前就认识的。
“沐老大,这次,实在是要麻烦你了。”
“陈老板,你的事情,交给我们,你就放心吧,保准你没事。”
在二楼意见阴暗的小房间内,陈强与那位被成为沐老大的黑脸汉子对向而坐,在他们面前的小桌上,放着一摞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看起来怕不是要有百来万。
那个沐老大眼角有一个很明显的疤痕,皮肤黝黑,穿着一件黑皮衣,伸出来的手虬结有力。
沐老大的个子并不高,方形脸,嘴唇上有一排小胡须,他最大的特点是那一双眼睛,看起来就像毒蛇的小眼似的,本来一张脸看起来就像是不会笑似的,配合着他眼眶中露出的寒光,感觉不管是谁被他看到就像是被他当成猎物一样。
要是与他面对面的话,会发现他的腰间涨鼓鼓的,应该是别着随身武器。
“沐老大出马,我相信没有问题,你们的实力,我是有所了解的,这是一百万,我先付一半,等你们事了之后,我再付另外一半。车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完成之后,你们就可以开着车回乌西省,当然,最好是你们可以出境,那样就没有了后顾之忧。”陈强将那一摞钞票推到沐老大的跟前道。
沐老大也不客气,在身边的椅子下拿出一个小黑袋子,一把就将那些钱全部扫进袋子里。
“你只要把钱和车准备好就行,我们只要回到乌西省,那就和你没有关系了。”沐老大并没有说要不要出境,只是表明一个态度,那就是他们拿了钱就会把事情办好,并且不会将陈强给咬出来。
沐老大没有答应办完事就立刻出境,这多少有一点让陈强不放心,但是,他也是了解这些人的。这些亡命徒收费虽然贵,但是信誉确实是值得放心,再加上他们手段了得,陈强就不再去纠结细节。
“这是照片。”说着陈强将几张照片放在刚才摆放钱的那张小桌上,“这里我要强调一点,这个年轻人是你们的第一目标,如果可能,这几个人都要消失,再完不成的情况下,其他人可以放弃,这个年轻人是必须要除去的。我还要提醒一点,这家伙功夫不错,不止是他,就是他身边的保镖也一样很能打……”
迎松巍雪梅 迎雪兒
沐老大摆摆手阻止陈强继续说下去:“别给我说能不能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他功夫好,能好得过手枪?”说着沐老大还刻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腰间位置。
只不过,就在陈强那边刚与沐老大谈妥了没多久,外面就来了一队JC,而且配合行动的还有一支身穿迷彩,套着防弹背心的WJ。
这些人到了陈强家之后,先是由JC将他家的大房子围了起来,紧接着就是WJ战士翻墙进入。
当两名WJ战士进入到陈强家的院子之后,立刻就出现了枪响。
一时间,杜格镇边上枪声大作,隔远的人家还以为是哪家放鞭炮,只有距离陈强家不愿的人,才看到是警方在办案。看着陈强家的大门打开,一个个持抢的办案人员冲进他家,附近的人就大吃一惊,根本不知道陈强是犯了什么事,需要警方摆出那么大的阵仗。
胡铭晨站在自己家的屋顶上,手里拿着一架高倍望远镜,看着陈强家的那个方向。他虽然隔得远,可是那劈里啪啦的声音却听得比较清晰。
胡铭晨放下望远镜,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你这回还不死。”
“小晨,你在看什么?是不是哪家死人了,放鞭炮?”突然,江玉彩在下面的院子里面仰着头看向胡铭晨大声问道。
华山之梁发
霜落无声 秋山明净
“妈,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哪家老人过世了吧。”胡铭晨随口应道。
“那有什么好看的,快下来吧,你们学校打电话来了,问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去呢。”